EMBA动态

学员王世勇:离世界五百强又近了一点2018年06月08日

  

 

      5月底,《我是江小白》小剧场上线,这也意味着动画第一季真正终结。

      两点十分动漫官微发文说:用四个月酿一壶青春之酒,现在是干杯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  2017年底开播的《我是江小白》第一季成了国漫的惊喜,全网播放量破亿,B站评分9.6,豆瓣评分8.1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undefined

      对于制作方、位于光谷创意基地的两点十分动漫而言,这也是11年时光酿成的一杯醇美的酒。

      两点十分动漫成立于2007年,这是一家以动漫创意、技术、运营为核心的动漫IP研发运营商,致力于创造高价值动漫IP。除《我是江小白》外,还推出了被网友笑称为“神作”的电竞动画《爆蛋晶英》,点击量逾136亿的《银之守墓人》等。据悉,两点十分动漫完成第四轮的数亿融资,从平均估值和业界影响而言,属武汉第一,全国第三的动漫企业。与此同时,被投资的两点十分动漫也开始了自己的资本布局,联手峰瑞资本成立了一支对标动漫、游戏上下游产业链的综合性基金,目前已经在文娱行业投资逾20家公司。

     “我们希望做一个伟大的公司,做一个伟大的动漫生态。”两点十分动漫创始人王世勇(华中大EMBA2015秋季班学员)直言不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undefined

      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这个在中国动漫产业里摸爬滚打10余年的80后创业者开始思虑得更多,“原来想的是这个ip能不能火,这家公司怎么走,现在想的是中国动漫怎么走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?”

  undefined

      5月初,小米香港上市的消息沸沸扬扬,王世勇蹭热点写了一篇文章,回复雷军:两点十分是谁?两点十分为什么而奋斗?这个爱穿一身黑衣,头上揪个小辫,偏好诺兰电影的文艺男在信中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:从创业到现在,走过了十年的风风雨雨,这期间经历过动漫行业的寒潮,过过啃馒头吃白面的日子,但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并没有打垮我们,反而让我们离世界五百强又近了一点。

  undefined

      公司取名“两点十分”,这个名字常被人调侃是熬夜加班有感而发,不过他倒是在一次接受母校校报记者采访时解释:当时钟指向两点十分的时候,时针和分针重合,表示公司上下一心。而“两点”又代表“起点”和“终点”,“十分”代表满分,我们希望公司从创立开始到最后都是一个完美的过程,所以“两点十分”的整体意思是上下一心,力求完美。从参与“熊出没”、“蓝猫”等动画作品的代工到2014年开始转型原创内容的制作,两点十分动漫打造了不少拳头产品——第一个是和腾讯动漫合作推出《银之守墓人》,漫画上线三年,点击量突破136亿,是国内授权给游戏金额最高的漫画作品之一,被改编成动画在中日两国播放,是公司的拳头作品。第二个是跟江小白酒业合作推出动画《我是江小白》,挑战“妖魔鬼怪”题材之外的人群定位,使用“三渲二”技术这种不同的呈现方式,B站评分9.6分。第三个是在业界都在用人物做动画主角时,尝试让动物做主角国内第一部电影级标准的热血冒险动画《巨兵长城传》,计划在2019年上线。

  undefined

     目前,两点十分动漫旗下员工400名,拥有4个动画工作室和5个漫画工作室。依据工作室负责人、导演的偏好和擅长,每个工作室专攻不同的风格和题材,譬如中国风、二次元热血、情感叙事、欧美合家欢等,这也基本覆盖了目前国产动画市场上80%的题材。

  undefined

      在王世勇看来,中国动漫真正开始,是在2015年。这一年,《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,上线累计收获了9.56亿人民币的票房,成为迄今为止票房最高的国产动画片。这是第一个真正获得市场认可的国漫作品,虽然电影在剧情和画面上仍被人诟病不少,但是在《大圣归来》之后,才真正让人看到了国漫的未来与希望。

  undefined

      资本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  王世勇回忆,自《大圣归来》之后,大量投资人和从业人员第一次意识到,国漫原来也能卖出这么高的价钱。

      2017年,《寻梦环游记》和《神偷奶爸3》在中国内地的票房均突破10亿人民币;国产动画《熊出没4》、《倒霉熊》和《十万个冷笑话2》,也都斩获了逾亿票房。

  undefined

      BAT纷纷入场,爱奇艺也成立了一期基金,重点投资早期二次元和三次元内容。2017年,包括两点十分动漫、快看漫画在内,多家动漫公司获得过亿投资。也是在这一年,两点十分动漫推出动画《我是江小白》,播放量超过2亿,B站评分9.6,豆瓣评分8.1,有媒体将之誉为中国第一部动漫青春偶像剧。对于这部作品的成功,王世勇解释为“注入灵魂,诚意满满”。在他看来,“之前国漫一味模仿日本,日本做妖魔鬼怪,中国也做妖魔鬼怪,日本做架空题材,国漫也做架空题材,为什么不能展现现实场景呢?”

  undefined

      在王世勇看来,中国动画产业还在起步阶段,还需要一些年才能推出类似《灌篮高手》、《攻壳机动队》之类的优秀作品。但他相信这群人能够真正做出好的作品:“只要还活着一天,这辈子就一定能够创作出牛逼的作品出来。因为他们用这一辈子在死磕动画。”“资本疯狂进入,推波助澜,这三年是动画产业发展最快的三年。”王世勇用“日新月异”一词来形容,“中国动画正处于巨大变革时期,技术得以快速提升,现在任何产品推出来,都秒杀《大圣归来》。”

  undefined

      《大圣归来》是国漫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,然而,在这部动画片上映的前一天,有同行谈起导演田晓鹏:过几天,人们会不会在下水道里发现他的遗体。制片八年,田晓鹏借光了所有的钱,恨不得连自己的脑袋也押上去。“这是赌命,”一位业内人士形容。前不久,两点十分动漫内部广为流传的一篇万字长文《中国动漫20年沉浮录》,开篇就写了田晓鹏的故事。

 

undefined

 

 

      这篇文章引用了大量动漫从业者的陈述,里面满是“失败”“赔钱”“窘迫”等字眼,以及“理想主义”“赌命”“沸腾”之类自白。文末王世勇作为动漫行业老兵,分享了动画行业的本质喝未来发展前景,并试图回答一个问题,中国的迪士尼之路还有多远?这算是两点十分动漫的一篇宣传稿件,王世勇说,“之前十几年太苦了,写20年是因为曙光来了。”

      王世勇是江西吉安人,2001年就读中南民族大学原文学院艺术设计专业,次年观看日本著名的动画电影《攻壳机动队》、《千与千寻》,“触动很大,就此树立做动画的目标。”2005年毕业,王世勇先后辗转青岛灵镜数码和上海文广集团,因为觉得在技术上再无突破,于2007年回汉成立两点十分动漫。因为作品获奖无数,早早就在圈内获得“天才”之名,但王世勇最初的创业之路经历了无数的至暗时刻:发不出工资,借高利贷没有抵押物,遭遇行业的凛冬等。2012年,两点十分动漫搬进光谷的办公室时,8层楼全是动漫公司。到了2013年,只剩两点十分和另一两间公司还在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  死磕,赌命——在王世勇看来,这是中国三维动漫诞生二十年来,探路者们的普遍写照,“漫长的黑暗期,大家都觉得在这个行业活不下去了。”两点十分动漫投资了在同一栋楼办公的CG培训公司,武汉深夜数字艺术有限公司,公司创始人石磊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,大意是“我差点开垮了一家公司”。文中提到王世勇喜欢的一个词汇“逆商”,王世勇告诉计划关停公司的石磊,“一个真正合格的创业者不应该这么就认输,哪怕最后输的只剩裤衩,我们也要把裤衩作为赌本拿出来再试一次。”采访中,王世勇再一次提及这个词,他理解的“逆商”为“抗击打能力”,“过去的20年都是积淀,就是为了后来的爆发,为什么不能坚持?只有坚持才能赢得未来。”

undefined

      2016年,坚持9年的两点十分动漫接受了峰瑞资本的投资,此后,又接连完成金额数亿的多轮融资,开始谋划全产业链的布局。“其实我们挺有钱的。”王世勇说。获得融资之前的两点十分动漫也没有太多资金上的困扰,盈利并不是难题,“我们一开始就是赚钱的,困难的是如何从外包向原创的转型。”资本的介入加速了两点十分动漫的转型,因为公司不缺钱,所以拿到的第一笔融资就拿去投资,后来顺理成章的开始做基金。

      2017年,两点十分动漫联手联手峰瑞资本成立了武汉互娱基金,以动漫为核心,向中下游产业链的布局。据王世勇介绍,目前已投资布局了20多家公司,包括在同一栋楼办公的早教共享平台启蒙听听、文创公司山西灌木文化等。王世勇介绍说,他选择投资的公司往往具备某方面的特性:具有爆款IP生产能力;细分领域前几名的平台;具备动漫衍生产品的开发能力;具备足够商业眼光,有行业整合能力和趋势判断能力等。在他看来,两点十分动漫的优势在于他们在文娱行业深耕十多年,知道这些优秀但不张扬的公司散落在哪里,知道文娱行业的运作细节,能够与这些公司进行有效的信息沟通与交换,最终达成投资。而峰瑞资本则可以发挥在资本运作方面的老到的经验,为这些公司提供商业模式方面的帮助。“在三维动画崛起的过程中,武汉是重要的一环,但是起个大早,赶个晚集。”王世勇一直耿耿于怀,“pptv、b站之前都在武汉,为什么走?没有东西牵拌住它。”

      王世勇喜欢玩游戏,还容易上瘾,一玩就要通关。他说做基金,也是希望搭建一个动漫人才的平台,汇聚动漫行业在各个领域的专业人才,一起打怪升级。“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,改变中国的动画,这是我的目标。”王世勇说。

   

      祝他早日通关。

×关闭